吾爱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正文内容

你笑暖我心爱情故事

来源:吾爱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0-05-10

  我想说,这人生路途还很遥远,一路上的风景也是很美很美,但是既然我们相聚于此,我不允许谁先行!我很霸道,但我只对你们霸道!

  【一】
  夏日午后的天是那样的蓝,微风吹着发梢,我一个人漫步在学校的路上。
  “啪~”“啊~”一声惨叫,夏沙倒在地上!
  “你眼睛有问题吗?没看见篮球朝你方向飞来了吗?是不是不想活了呀?”司南边说边用力道扶起夏沙。
  “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呀?你打球打到人家,还怪人家没长眼睛,我看是你没长眼睛吧!”杜玲甩开他,接过她说道。
  一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,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,一声不吭走了!
  “哎”!
  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别人撞倒你,你倒是挺放心不怕留下后遗症呀!”杜玲追着夏沙说道。
  “你别走,你要负责的!给我们等着!”杜玲回过头说道。
  “关你什么事?人丑还乱多管闲事!”司南回答道。
  在打完球回去的路上,司南被好友问起喜欢的女孩类型。
  “我喜欢的是那种……”司南帅帅地捋一捋自己的头发,额头上还有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汗珠。还没等司南说完。
  “南南!南南!”一阵含亲密而又让人受不了的叫音。
  司南没有说话,更没有答应,拔腿就跑。“我的天呀!这什么运气哦?刚刚遇见两个神经病,怎么又来一个女神经!这日子还让不让人活了呀!”边跑边说。
  “你再跑我就回家找叔叔,说你欺负我!”司南不情意地停下脚步。
  然后不情愿地和她走了!留下一群傻子窃窃私语。
  原来她是司南妈妈朋友的女儿,从小就喜欢司南,她就像是一个“跟屁虫”一样总是跟着他,他却总是想方设法甩掉她。她有一个像她的声音一样甜美的名字――田甜。但是司南每次见她躲都躲不及。

  【二】
  “你拉着我干嘛?放开!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什么关系呢!”司南狠狠滴甩开田甜。
  他不泄等待田甜淑女型的走路方式,一个人不爽地走着。抬头忽然发现刚刚的那两个女生在跳沙坑,他一脸的不泄看着,忽然老师的哨子一响,一群女生向沙坑蜂拥而至。
  “嘿嘿!嘿嘿……”司南看着微胖又有点矮癫痫病有哪些急救措施的夏沙搞笑地跑着,忍不住笑出来。
  有些行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  正当田甜赶上司南的脚步时,正当司南还沉浸在刚刚的爆笑中时,当同学都在拭目以待比赛时,夏沙“啪!”狠狠地摔了一跤。
  “沙沙!沙沙!”杜玲大声喊着。还不停地向四周寻找着什么。
  “你很高兴是吧!不怀好心!你之前打到她,现在是你将功补过的时候了!”杜玲边说边拉着司南走向夏沙!
  现在的司南恐怕是笑不出来了吧!夏沙微胖的身体伏在这个似海洋宽阔的背上。可能是经常打篮球的缘故,竟不觉得背上的女孩重,司南飞快地跑向医务室。
  “让开!慢吞吞的!我来吧!”他不耐烦地对医生说。
  尽管司南心里有一团火无处发,他还是长长的叹一口气,温柔地给夏沙上了药,直到做了检查,听医生说没有事,休息几天就可以了!他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  “走吧!医生说没事了!回去休息几天!”司南给了夏沙一个公主抱。
  “你放我下来,我自己能走的!不要你管,你打到我的时候不是还挺有理的嘛!”夏沙试图挣脱他的手。
  司南没有回答,也没有放下手中的夏沙!
  黄昏下的司南,抱着夏沙的司南,是那么清秀,手上的肌肉线条那么明显。

  【三】
  “哎!听说你艳福不浅呀!”好友江阳说道。
  “什么呀?别乱说,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种女生,人丑还说话难听!”司南骄傲自满地说。
  “你就不怕说话被雷劈呀!说点好的吧!”江阳拍拍司南的肩膀说。
  黄昏后的司南和江阳尽快地骑着自行车,赶在最后的夕阳落山之前回到家。却总有不尽意。
  “你先走,我随后就到!”司南说过后向着家的相反方向去了!原来司南看见夏沙一个人慢吞吞左摇右摆艰难地行走在路上,脚伤还没好呢。
  “上来吧!我送你回家!不过你得答应我三件事,这是回报!”司南得意地说。其实夏沙根本就没有想让他送她回家的想法,更何况还要答应三件事呢!“不用了!谢谢!”夏沙毫不犹豫地回绝。
  夏沙不顾司南的脸色已经变得不好看了!一个人向着家的方向走去。
  “上来吧!我不想看见你这样!太碍眼了!”还没等夏沙说什么咸阳癫痫病正规医院,治疗经验分享,司南竟直接过去抱起她坐在自己自行车的后坐。
  又是一阵风,风太大,什么都听不见,一路上他们有没有说话也听不见,只有那么近的距离,才能闻到彼此身上沐浴露的淡淡香味。
  他送走她,一个人骑着飞快的车赶在回家的路上……

  【四】
  被好友问起“干什么去了”,司南自己也没想到脸会红,心会跳!“你说那个夏沙是不是喜欢我呀?不然我怎么老是遇见她?”司南有点神经大条地说。“原来你刚刚是去见她呀!”江阳偷偷笑了一下。
  其实,江阳知道,不是夏沙经常出现在司南面前,而是司南喜欢上夏沙。只是,没有人说过。不管是他们谁,应该都不曾知道,只有不在一个地方了才知道对方在自己心里的地位。
  “我觉得她挺好的呀!长得可爱,英语老师不是还经常念她的作文嘛!”江阳一脸挑逗的说。
  “可爱?我知道了!就是可怜没人爱嘛!她那样的有人爱就奇怪咯!”司南一脸自信地说。
  也许,青春期里所有年少轻狂里的少年,只有在光阴的故事渐渐逝去,才能成长为安静沉稳的模样!
  “你们听说了吗?昨天司南背着夏沙去了医务室,又把她抱了出来!”学生甲说。“不仅如此,昨天下午在回家的路上,我还看见夏沙坐在司南的自行车后坐上。”学生乙说。“他送她回家吗?”学生甲说。“那不然呢?”学生乙回答到。总是不愿引起注意的事总是最引人注目。
  夏沙喜欢司南,这在整个高一已经是人尽皆知了。
  一开始,还只是田甜知道。
  “你不要喜欢我,我是不会喜欢你的!”司南一脸肯定的语气对夏沙说。
  在每个人的生命中,总有那么一个人要慢慢才来。夏沙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,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平息了一场“风波”!
  司南有意无意地向夏沙的方向望去,她用力低着头,尽量用头发遮住自己,如果那里有一个洞,她像是要钻进去一样,他看不见她的脸。
  司南心里冒出一个想法“难道她是因为自己哭吗?……”

  【五】
  一个人的世界,总会闯进另一个人。也许只有在多年后,你才会知道,你的笑如春风,沐浴的不仅仅是你喜欢的那个人。
  “她们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吧!你也是!”福建治癫痫病那家#!好江阳有点生气地对司南说。
  “你怎么了?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孩子和好兄弟发火,你有点莫名其妙哎!”司南也不示弱说。
  两个好兄弟竟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孩子吵起来。难怪司南感到疑惑,我们也感到奇怪。
  上课的铃声终止了所有的话……
  漫步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,江阳问“如果有一天你喜欢的女孩,不喜欢你了!怎么办?”“那是不可能的!”司南坚定地说。也是,司南是典型的“高富帅”!人长得好看,身材好,家庭条件也是不可挑剔的!
  喜欢打篮球的两个人又相聚出现在学校的篮球场上,即使被同学嘲笑过的夏沙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出现在有司南的球场上。
  “还说不承认喜欢我吗?每一次我打篮球你都来看嘞!”其实,不承认喜欢的人是司南,连自己的每一次球赛人家来不来都知道,是自己太在意,反而不注重了!
 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,球分越来越近,夏沙手里不禁捏了一把冷汗。
  最后的三秒钟,差了对手一分的司南竟进了一个帅气的三分球,夏沙高兴得有点不知所措,傻傻地直鼓掌!这些,司南都看在眼里。江阳也看在眼里。
  眼看着司南走近,夏沙连忙跑开……

  【六】
  后来的我们,最后仅仅是输给了一场游戏――高考!
  成绩居上的夏沙无疑考上重点大学,而 一直成绩不佳的司南无疑于落榜。
  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就是如此这般巧妙,田甜竟“放过”自己那么喜欢的司南出国了,杜玲竟与江阳考在同一所大学……
  时间就是如此的快,杜玲与夏沙的见面中,无意间提到“司南”这个名字,夏沙还是会眼光一亮,触动一下心弦。
  “其实,他一直都喜欢你,只是他搞不清自己的感情!”江阳对夏沙说。
  “我觉得也是,他那么高傲的一个人,对你感觉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样!”杜玲接到。
  “我不知道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夏沙不知所措。
  “我都来了!还我什么呀!”司南居然站在夏沙身后。我这个送上门的包裹,你到底签不签收,你再不签收我可就退货了哟!今天是最后一天了!
  “我……你……”夏沙一脸茫然。
  “我还是签了吧!毕竟是不要钱的!”夏沙又微笑着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病便宜补充到。
  司南高兴得忘乎所以,在饭店里就抱起夏沙,亲切地叫她“沙沙”,又被一群人围住,他们为他们高兴,给他们祝福。
  司南在夏沙的鼓励与帮助下,走上了复读的道路……

  【七】
  不尽人意的太多太多,司南又一次高考失利,没有与夏沙在一所学校。
  “司南!老师叫你去办公室!怎么又不去上课?”王珊边说边扯司南的被子。
  “班长,你这个人也太那个那个了吧……怎么能进男生宿舍呢?” “你管好自己就行,没必要管其他人!”司南生气说。
  “我不管,其他人我不想管,我就管你,反正你得听我的!”王珊得意说。
  奈何司南压根不理她,又要上课了,班长王珊才灰溜溜地从男生寝室出来。对她来说,进司南他们寝室已经是一个习惯,习惯想管有关司南的一切。
  在心情不好的时候,王珊总会陪在他身边……
  时间能改变太多太多,距离是考验两个人的时候。司南面对身边的陪伴和基本一个月才见一次的夏沙,他仿佛有时有点找不到方向。他们又该做何抉择?
  一个人生活的夏沙,总是安安静静,是一个人沉默寡言的女孩,经过青春期的磨合,夏沙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女孩,即使面对森林的选择,她毅然决然选择了她原拥有的那棵树。

  【八】
  “喂!”夏沙高兴地给司南打电话。
  “你好!是司南同学吗?他生病了!”一个不熟悉的女孩声音有点碎了夏沙的心。
  还没等说完,夏沙只留给对方挂机声,登上去找司南的路程。
  “你不要起来,你还要不要命了!早给你说了,要好好照顾自己,你就是不听!”夏沙站在门口听见王珊说。
  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!以后听你的就是!”司南拉了王珊的手一下亲切地说。其实,司南是挣脱王珊,在夏沙看来,却不是。
  夏沙没有进去,一个人又登上了返校的路程。
  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不再是朋友!”短短的一句话,让司南新碎了!
  没有回,没有闹。很安静地过了……
  多年后,同学聚会,都来了!夏沙与司南相见在人群中,对目而视……
  (文/谁是过客?谁又是归人??)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umndd.com  吾爱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