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爱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正文内容

春满山乡——触摸大地的脉搏_散文网

来源:吾爱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1-08-28

光明媚写意山乡

大地无语希望有光

在远距宜宾数十公里的群山中,有一处始建于60年代的三线工厂,“远看像村庄,近看像民房”。我,就曾在那儿度过了从“而立”到“不惑”直至“知天命”的时光。山乡的虽然静寂却风清气爽,我也曾写过《山乡晨曲》,《老乡的》情系那方山乡。

自从本世纪初迁居省城,渐渐习惯了车水马龙的繁华,迷恋上从杜甫到浣花溪、百花潭、青羊宫、文殊院……处处景点,山乡便渐渐淡出,只在中偶或还见得那红褐的山、碧绿的河、摆渡的艄公、耕田的乡民……

前年,曾于前回去踏青。不意竟颠覆了昔日的记忆。

第一是环境。城里搞环保,被驱除的污染源,什么小铁厂、制药厂,竟一个个隐姓埋名,逃亡到了这偏僻的山乡。于是,原本静谧的山乡就连半也轰隆、咔哒地机声不断;原本清香的山风却吹来了刺鼻的恶臭。小镇上倒是新添了不少店铺,但死老鼠、破鞋帮、塑料袋……却也店前铺后随处可见。山沟里新建了水电站,这总算是件大好事吧,然而,电站水库囤积的厚厚一层漂浮物,却形成了方圆数百米的白色污染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第二是民情。游走于田间,灌入耳膜的是老妪的哀怨:“人些尽都跑到城里打工去了,好嘛,二天我也走!”“唉,还哪个来守屋,做田哟!”;院坝前,散学的童子只与看守门户的老人相伴:“爸都在浙江打工,今年过年都没回来。”;坡地里,尽管仍有黄灿灿的油菜花,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几个种地人竟然都是熟面孔——厂里的退休职工。被撂荒的地,近年来已陆续成了的自留地。

唉,记忆中的秀美山乡,勤劳乡民……而今,叫我如何续写“老乡的故事”?何处再寻“山乡晨曲”?

此次(上月中旬)为办户口的事,我们已是“不得已”而回去。

农村,就像地里的庄稼,癫痫一般是什么原因引起人种天收,一茬不同一茬,变化远较城市迅速而显明。山乡,也像是政策的风向标,东风催百花,西风扫落叶,北风冻萧杀。

此番,却已是春回大地,满目。

长话短说,索性与大家分享两则吧。

2011年3月16日

川南边陲的一隅,四川宜宾高县来复镇,地地道道的山乡,我生活过26年的地方。她确实在变,变得靓丽起来,起来,使人感到好日子确有盼头。

此行,我竟如此真切地感到媒体的力量。关于环保的宣传已深入偏僻的山乡,植入乡民的意识。前年浮满了垃圾的电站水库,今天则“上下天光一碧万顷”,清凌凌的水波,令人心旷神怡。

“他(电站)不打捞垃圾就要遭罚款,污染了水源嘛。”——河边的渔民说得字正腔圆。公路旁的农民也悉知酒厂与药厂的区别:“酒糟对健康基本无害”——桥头,一座诺大的化酒厂正拔地而起,“那是去年镇长亲自招商的”。药厂已远远地搬到了下游,“原先那个厂毒死过工人,现在它就是搬了家,镇上也还要监管它的排污指标”。

空气中不再有半夜飘来的恶臭,我们入不必再关严后窗;河水不再那么浑黑难闻,我们无需再靠打山泉水度日,取自南广河的自来水又甘美如初。铁厂也没了动静,我们又可以高枕无忧,尽享山乡的静谧。

镇容也大为改观。路边的告示老远就标明“你已进入市级镇,请注意文明驾驶。”;街道扫得干干净净,店铺也都眉清目爽,户户洋溢着节日的气氛,给人以红红火火的印象。

令人叹为观止的是乡间的路。从厂生活区到水电站,大概有两三里吧,那一段泥巴路,唉,晴天还凑合,一下,可就难以落脚了。厂里人雨后逛山(散步),走不了几步鞋底就沾成了一个大泥坨,稍不留意还会踩进水坑里。老乡赶场就更难了——还得背着背篼,抱着娃儿,赶着猪……

今天这条路已全部修成了水泥路:白花花的一条长链从公路边一直蜿蜒到水电站,就连路边的岔道(通向半山坡的农家)也水泥化了!“这都是政小儿抽搐是怎么回事是癫痫病吗府办的,我们没拿一分钱。”“来复镇这六个生产队,政府共投了600万!”

提起政府农民个个满意,对于政策也都普遍称赞:“出去打工,老板都不敢再拖欠工资了!”“上面专门为我们农民设得有信访办。莫说镇上,就是县上的官也告得!”“到北京去告,告了还用飞机把你送回来,票都不用你买!”从县官黑吃乡民的退耕还林钱而遭罢免,到医院拒收交不出住院费的临盆农妇而被整改……桩桩件件,老乡们讲起来全无顾忌,人名、、地点皆准确详明。“现在农民是老大!”——一位55岁的老农说得理直气壮,其音容相貌至今犹在眼前。

农村确实在变。

前年回来,水电站旁的四户人家,每次去都是关门闭户。只见到过一位,说是子女都在外头打工,“只得我们老两口在屋头带孙儿。”

此次再去却人气大旺。第一户,六七个壮年男女正热热闹闹地围坐门前,见到我们便亲热地递板凳;第二户,老两口正在清理渔网,“河头的鱼是自然放养的,外头喊‘生态渔’,双河那边的饭店都打电话来订购,还亲自开车来取。”;第三户,一位手持镰刀的中年男子竟撇着一口“川普”(带四川味的普通话)与我们对话;“割草啦,喂鱼啦。”——其打工的历练已不言自明。第四户,一位农妇正担粪归来。三十出头,穿着入时,谈吐大方。说是在浙江打工,年前回来的,人出了点车祸,才从宜宾医院回来,“二天去不去打工还不一定。”

农民,的确有回归的迹象。政策颇得人心,农民满满:“现在农村户口转城市并不难,城里人想转农村,基本上不可能。”“政府和农民签得有土地合同:生不增、死不退、嫁不转。城头来的咋个落户嘛。”语气中无不充满自豪。

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,农民能安居乐业国家则安定有望。总觉得温家宝的农民政策有些过分讨好甚至作秀;此次见闻才深感温总真的是功不可没,于国于民确有功德!不过,此地的农民并不归功于温总,而是众口一词的“胡锦涛”。看来农民还是认的共产党,党的威信又重新回到农民心中。

20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比较好医院?11年3月28日

去了一趟荔枝窝,那是厂医院背后的一处山坳。

退耕还林政策已初见成效,眼前的山已经显现出了久违的自然,不再遍布补丁似的杂色庄家,

翻过此山,眼前又是另一幅景象。(退耕还林亦有细分——多少坡度以上只能种树,其下则可种田。)

山花不仅烂漫,而且纯色、纯香——几乎是清一色的油菜花,黄灿灿地靓丽了远坡近岭。

水田正储水待耕。那新颖的水泥田埂则是政府的,农民同样“没花一分钱”。

前面就是荔枝窝了——万丈悬崖下的一处河边沙滩,我们曾乐此不疲的“世外桃源”。而今已全然淹没成一个碧波粼粼的大湖,正在开发为旅游景点。

放眼望去,已可见对岸的层层梯田。

“哎——要过河吗?”一声吆喝打破了山野的宁静,艄公发现了高坡上的我俩,我们也望见了泊在岸边的轮机船(早先的木船已为之取代)。

掌舵的是一位四十左右的壮汉。“哎呀,你们湖北那些山哟!尽是山洞,我们从浙江过来,硬是不晓得钻了好多!”听出我老公的湖北口音,他立马如遇故交一般。船上有六七位乡民,或提篮子,或背背篼;穿着虽不华丽,却也都干净整齐,两个小娃娃更是花枝招展,堪舆城里比肩。乡民们个个从容祥和、宽厚和善,使人立马感染到淳朴与安然。

至此,我俩已是乐不思蜀,随了渡船一趟趟往返:拍不尽的湖光山色,看不够的粼粼水波;窥不尽的提篮背篼,听不够的农事桑麻……

山水是一部无字的书、天然的画。旅游,实在就是的阅读。此行,我则读出了山民之乐。老乡的表情一扫前年的阴霾,我所攀谈过的每一位,都有灿烂的笑容,在闪亮的眸子里,在褐红的脸膛上,那笑意像山花,似清泉,让你过目难忘。

而山民的坦然、安乐,我以为更在于国家的免除农业税政策。纵观历史,农民之疾苦莫不在于“苛政”。孔子的“苛政猛于虎”,柳宗元的“捕蛇者说”皆血淋淋地控诉了苛捐杂天津到哪治癫痫病好税对农民的残害,一首首古诗词也不啻为佐证:

父耕塬上田,子斫山下荒;

六月禾未秀,官家已修仓。——唐。聂夷中咏农

朝量水田,暮量山田月。

青山白水人如云,朝暮量田几时歇?

尺田寸地须尽量,丝毫增入毋留藏。

时旸时雨欣时康,我民欲报心未央。

年年增赋输太仓,但愿山积垂无疆。

安得长风天外起,吹倒昆仑填海水,更出桑田千万里。——明吴斌量田谣

二月卖新丝,五月粜新谷。医得眼前疮,剜却心头肉。

……

字字血,声声泪,无不控诉了“苛政猛于虎”的横徵暴敛,抚今追昔,焉能不深深感念当今政府“免除农业税”之功德!尽管此地仍有贪腐,老乡也都心知肚明;但,不用交农业税,这,用捕蛇者之说那就是“熙熙而乐”的生活了!更何况还有种子、化肥,农机、家电的种种惠农补贴!(此说并非要淡化贪腐,那同样有如虎豹蛇蝎;但,援引一句乡民之言,“上面还专门为我们设得有信访办!”)

我为农民赞盛世,春满山乡国运昌;

诚愿遍神州,城乡共庆好时光。

尽管城市的事更复杂,也更难办;但见微知著,见农村之一隅又何尝不能寄希望于全国?

诚然,我的此行只能算浮光掠影,但即便是管中窥豹也的确见得一斑:

春光明媚写意山乡

大地无语希望有光

山间的水泥道已造就了千古未见的奇观,城市的“广宇千万间”又何以不能让古梦今圆?

治国之道本无二致

城市乡村同理同章

“国以民为本,社稷亦为民而立”——温总之言犹在耳边,千古之道一脉承传。让我们寄希望于春满城乡,寄希望于总理的足迹遍及祖国的大街小巷。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umndd.com  吾爱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