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爱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正文内容

第一章裂影诠释的年轻_散文网

来源:吾爱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1-08-28

引言:

顷刻的打扰,心跳到眼角,裂影诠释的,放过一个个多心的我们,变为一脸油墨。

第一节

那是2009年9月12日,的影子还没有溜走,秋的香气尚未扑鼻,又是一年一度的开学季。胡小心和姐夫坐了五个小时的车来到了S市。

骄阳仍然明媚,人影渐渐多起来,南来北往的都提着行李箱,有男有女。

胡小心考进了H省一个大专学院,是那种每个人都立志不上而又无可奈何去修行的地方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学校很大,在三环的边上,空旷与人影的猛烈结合成就了学校异样的景象。三座主教学楼,一座实训楼,一座商业办公楼,一排体育器材存放的小房子,是学院的主体。

操场是水泥铺设的,上面斑驳陆离的突起与凹进,敷落着一颗两颗三颗……的小石子。

露天的乒乓球台被风侵蚀腐化,幻象刁磨,铁栏杆就是供养蛀虫舞蹈的天台,蓝绿色的台面被推演的斑白。

没有球网的篮球框和破了洞的足球网,几片小树林,就是胡小心学习了三年的地方。

胡小心像同学们一样,去排队办手续,姐夫把学费低调的交了,“要不要转户口?团关系带来了没有”,办理新生入学手续的学姐问。

“什么都不办?生,室内设计专业”,胡小心应付着。

“哦,你是一班的,拿好你的收据,去公寓领取被褥和日常用品”。

门外,停靠着107路公交车,那是学校租来的。后来107路成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,因为公寓的斜对面就是107路和70路公交车的终点站。

“来来来,办完手续的同学赶紧上车了”,一个学长对一群刚刚办完入学手续的学生说到。

于是胡小心和姐夫就去坐上了107路公交车,缓缓朝公寓走去。大约走了一公里,到了学生公寓,首席映入眼帘的是红色的横幅,“热烈欢迎09级新生入学”。

进门的地方有一个小池塘,几条瘦小的鱼漫无目的的游来游去,几片垃圾几个塑料袋子漂浮在水面上,几个树枝几点苔藓交错覆盖的小池,上面则是假山。

院子里很热闹,有排队领取校服被子的新生,有学生会芜湖中医癫痫医院,中医效果好吸收新鲜血液的招牌,有移动联通电信卖手机卡的摊位,有卖袜子和水杯铁锁的小商人,如果有错觉,会觉得置身在了商贸市场。

商队交错整齐的排列着,很热闹的样子,胡小心匆匆领了一部分学校分发的用品,便和姐夫往的宿舍走去。这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小个子的男生,“要锁吗?便宜,五块钱一把,要不要?”“要锁干什么?”胡小心。

“用来锁柜子啊,自己的柜子,不锁会丢东西的,上学期有不少同学丢了很多笔记本,小心点好,小锁五块,大锁七块”。

“两块钱,卖不卖?卖我们就要了”,姐夫说。

卖锁的那学长,瞥了他们一眼,匆匆离开了,到下一位客人那里推销了。

原来大学校园是可以做生意的,原来大学校园里是有小偷的。

到了宿舍楼,宿管阿姨给了胡小心一把钥匙,胡小心来到宿舍,里面就一个人,就是后来的班长李不恳。

李不恳后来的别称是“丢丢”,因为健忘,把胡小心的一副乒乓球拍丢了,所以被胡小心取笑叫丢丢,后来别人也跟着叫,所以大家都开始叫他丢丢了。

姐夫把胡小心的行李安排好,就要回去了,转眼太阳已偏西,早已是下午两点多钟,因为地不熟,所以胡小心把姐夫送到汽车站就回学校了。后来听姐姐说,姐夫那晚没有回家,住旅馆花了三百多,不知道住的是几星级的,还是有什么别的服务!

“你好,我也是一班的,室内设计”,胡小心。

“你好,我也是,以后我们就是好同学了,我住这儿的上铺,你看看你住哪?那儿,那儿都有人了……”丢丢一只手扶着自己靠门的那个床位,一只手晃来晃去,指着两个已经放有行李的床位。

胡小心也选了一个上铺,靠近窗户的位置,男生的宿舍很简陋,窗帘都没有,罗马杆也没有,因为都被原来的宿主毁坏了。充满阳刚之气的男生宿舍从不忌讳自己的裸体是不是被谁看了去,所以后来的学生也不会去装好没必要的窗帘。幸好学校安排相对的宿舍楼里住的都是男生。

“吃山药,家里那边带来的”,胡小心对李不恳说,“上车的时候没吃饭,姐姐在老家车站买的,几个小时了,都没吃,不热了,好在现在还不冷呢”。

“好好,我来这块儿大的”。胡小心和丢丢开心的吃起了烤山药。

傍晚,所有的社员都来了,住在胡小心下铺的吴均,别称“大头”,因为自认合肥治癫痫的专科医院为头比较大。对面的是刘传,后来被称作“锉崽”。锉崽下铺的是杨言,自己从高中带来的雅称叫“鬼子”。丢丢的下铺是付之东,后来换宿舍离开了,因为他是建筑装饰工程技术专业的,并非是室内设计专业的。

丢丢对面是刘大伟,后来人称“二奶小熊”。“二奶”下面是马奇,马奇的别称是“低调”。后来换走的付之东,来了郭志豪,练过铅球的体育生,块头很大,只是因为静脉曲张腿部受伤退下来了。

新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开始了。

第二节

大一开始了,朦胧与青葱交织的生活,懵懂和好奇之心浇灌的同学,因为禽流感的流行,胡小心那一届的学生没有进行军训。

胡小心总是在心里暗自感叹,此生没有经历过一次军训,初中时没有,高中时没有,大学时也没有。

开始了上课的日子,每个人新领到几本书。教室不在是固定的,每一节课都有流动的大军从A教学楼奔向B教学楼,从C教学楼奔向实训楼,只有晚自习的时候才由一个固定的教室使用。

每一届新生都需要班干部,大学也不例外,所以胡小心的班级也开始竞选班干部。

那时,室内一班和二班是一个年级,除了来留级和辍学的以及复读没有报名的,总共一百三十六人左右。

室内一班一共六十人,文化生,男生十三名,四十七名,室内二班也是男女比例不均衡。

竞选班干部分为班长、学委、文艺、等等,身高一米八的李不恳穿着一件红半袖T恤,留着憎分明的小胡子,戴着五百度的近视眼镜,走上一百三十六人的大教室的讲台上推销自己,犹如美国的总统竞选,首先自我介绍,再说选自己作为班长的好处。后来,李不恳就成了我们的班长,因为男生里面就两个竞选班长,另一个是阿周同学,一正一副的班长就落到他们二人的肩头了。

本就腼腆的胡小心不敢再大庭广众之下讲话,所以就没得到一官半职,却也清闲的时光,不需要高官厚禄的冠名。

但胡小心也没有闲着,他和刘传一起参加了系话剧社,“宇轩话剧社”,在校编辑部落选以后。

大一的时光总是很清闲,大家有很多时间去东逛逛西窜窜,胡小心与刘传和杨言还有吴均一起上下学,一起去公寓旁边的小吃街买吃的,一起穿着和颜色的校服拿着小马扎参加学校的活动。

有人过生日的晚上,一起买来酒肉和菜,在宿舍里拉出安徽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桌子在熄灯以后一起吃喝。公寓晚上十一点会准时熄灯,熄灯以后不准说话,否则会被扣分,扣分会影响导员的奖金,所以哪个被导员逮住肯定会阶级批斗。

导员后来被冠名“变态”,BT在一次班会上讲,“不知道是谁给我发了条短信,说我是变态,让我查出来,有你罪受的”。

胡小心等也只是在私下里偶尔说一说导员是变态,不知哪个牛人,有如此之大的勇气发了短信指名道姓的叫板了。

“变态”一词从那以后就成了导员的代名词。

BT真的很变态的,学校里有助学金的名额,一次导员把胡小心教导办公室,居高临下的质问胡小心,“你单亲,你家是不是很穷?”胡小心本就自尊心极强,被BT这样一问,心里很是不舒服,“我家不穷”,胡小心歪着脖子,因为被提及离异的话题,胡小心多年来一直很敏感。

“你回去吧”。胡小心转身就离开了导员的办公室,没说一句话。后来,导员任职的一门课里有写工程字这一项,工程字就是类似新宋体的一种工程上用的字体,比较工整。

因为胡小心不经意得罪了导员,所以在一百三十六人的教室里,被导员恶狠狠的罚写工程字,一篇罚八篇,所以胡小心一共写了N*8篇工程字。从那以后,助学金没有胡小心的份,有的只有白眼。

胡小心不管不顾这些,认为这些都是浮云,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小儿们玩耍。

“大侠”和“大苦瓜”是胡小心给两个小姑年取得外号。

每当网上的时候,公寓里就变成了学生自娱自乐的地方了。昏暗的灯光,斑驳的,稀疏的树影随人群攒动。有成排成排的男男女女在音乐里游行,兔子舞,伦巴,恰恰,等等的舞蹈都在上演,规模和阵势不亚于电影《舞蹈人生》。

欢乐是一杯蜜水,所以会引来在公寓附近居住的小。“大侠”和“大苦瓜”就是其中的俩个小姑娘。

大侠原名吕霞,大苦瓜名字叫甜甜。大侠和大苦瓜每天都会来胡小心的公寓里玩轮滑,后来胡小心和刘传就和它们混熟了。

“你叫什么?”胡小心问大侠,“吕霞,你叫什么?”“哦,你就是传说中的大侠啊?!久仰久仰,失敬失敬”,胡小心。

“你叫什么?问你呢!”吕霞。刘传按捺不住对大侠说:“他叫二胡儿,没见他那么二吗?”

“哈哈,有人叫二胡儿,你姓二吗?”大侠。

癫痫能治吗?我姓二,他姓矬,叫矬崽”,胡小心一面指着刘传一面笑着说。

“哎,甜甜,他们一个叫二胡儿,一个叫矬崽,真可笑”,大侠对大苦瓜说。

甜甜也开始笑,“你叫甜甜?你以后就叫大苦瓜了”,胡小心。

一个九岁,一个七岁的两个小姑娘玩一会轮滑,就回到坐在花池子边上的二胡和矬崽身边聊一会天,二胡和矬崽就在那里抽着烟,看着大侠何大苦瓜玩轮滑,还会看到“鬼子”杨言扭着沉重的屁股在人群里跳着欢快的兔子舞。

鬼子叫矬宰和二胡一起去跳舞,但胡小心做不到,以为跳舞的时候会有女生转过身来,不小心的话就会脸对脸,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。鬼子说这才带劲呢,不然跳舞就没意思了,所以胡小心还是在一边坐着,看着矬崽和鬼子在人群里起舞,蹦过来蹦,就如同两个跳大神在消灾一样。

李不恳自从做了班长以后,就有做不完的,跟着BT风里来里去的,不曾停歇,一有闲暇就会跑道网吧里进行游戏冲浪,自我陶醉。

吴均得到了一个勤工助学的机会,代价是每晚都要和一名女生合作打扫一个教室,在别人上完晚自习之后。所以吴均是我们道中最后一个吃晚饭的人。

吴均性子直,直言不讳,想说什么说什么,这一点和胡小心有些许的相向。又一次同伴的一个女生对吴均说:“哎,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吴均摆出一副傲慢的表情,“我觉得你恶心!”吴均回来后对宿舍成员说了这件事,后来那个女生宿舍里的人都知道了,第二天所有女生对吴均一致投以鄙视的目光。

每天晚上熄灯前,是宿舍里最活跃的时候,每个人都有忙不完的事情要去做。有人在公共洗衣间里冲澡,赤条条,无遮无拦;有人在洗衣服,手洗和洗衣进洗混合双用;有人在陶冶情操听迈克尔杰克逊,《dangerous》,有人在看岛国动物世界和听谢文东。

熄灯后会有学长来查寝,查完寝以后,胡小心和其他宿舍成员就开始聊天,聊得内容从天文到地理,从动物世界到国际金融,从范冰冰到班里每一个女生。如果你上高中的时候不知道“例假”,“大姨妈”,“月经”这种敏感的词汇是可以理解的,但你到了大学男生宿舍再不懂这些,就是不可以被原谅的了,近朱者赤,近黄者yellow,赵忠祥赵老师在《人与自然》栏目里常常教导胡小心一众们一个很动感的词,那就是“本能”。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umndd.com  吾爱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