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爱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正文内容

雪夜春宵非我心_散文网

来源:吾爱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1-08-28

不知道我是来到哪儿去了,但我只感觉路途白皑皑,覆盖了整个荒原,没有人迹,甚至连儿的叫声也没有。

我在那样茫然的走着,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,雪里我却不感觉到冷,只感觉到很,我希望哪怕有一个活着的东西出现也好,那么我的孤独和猜想也许会打破。

一直看到一座雪屋时,我的心才温暖起来,因为总有人住才会有雪屋,但我一直不敢进去,我害怕,我担心那里面住着一个不是与我同类的人,也许在我们脑海里视为妖魔鬼怪吧。

门就是那样虚掩着,使我不得不冒着危险进去,因为先前那样漫无目的的行走已经使我很厌烦了,我也许还带着侥幸的心里,万一里面住着个得道高人,那么他也许会为我指出一条道路的。

我轻轻推开门,发现屋子里很温暖,而且感觉一定有人住过,只是不知道现在那个住这间雪屋的主人哪里去了,我当然也有许多疑问,我不明白住这间屋子的主人是怎样生存的,并且他为何要在这里住。

我一一环视屋子里的一切,屋子里木碗,木盆,,木杯,总之在我眼前摆放的一切都好像是木制的,只有一个喝酒的用具是葫芦制成的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我断定这件屋子是个男人住似乎没有疑问了,可是,我感觉这个屋子为何如此秀气,如此阴森,如此小巧又试图推翻我的结论。

不必细看,我再向里面走,却感觉越来越迷离,越来越神奇了,走过一个甬道,我走进了更深处,我的担心越来越多,我的疑问越来越多,我的害怕也越来越多。

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帘子,虽然不见天光,我却分明看见它确确实实是一个帘子,是一个红色的帘子,我走了进去。

然而我发现我真不应该进去,失神小发作的症状因为我发现里面全都是用的东西,像比如镜子,胭脂,梳子和一些花花绿绿的衣服。

尽管没人,我还是得小心翼翼,我想明白这一切,就不得不进去。

我打算走了,因为我实在觉得自己不应该进去,这也许和我的性格有关吧,但当我回过头时却听见屋子里传来阵阵笑声。

断定是一个女人住的雪屋没有错了,我从她那又尖又脆的声音里判断出来,我很惭愧自己刚才的判断不准,因为我一看见有酒壶就认为是男人的住处,好像说喝酒才是男人的专利。

我走进屋子,却始终没发现刚才那个发出笑声的女人,我当然不希望在这样的环境下与她见面,因为我还从来没有和一个女人单独在一间屋子里呆过。

我四处环视,还是没发现,当我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搂住时才发现她已经在我身后。

她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她那风情万种的眼神,我瞧见她穿一身白色的裙装,我感觉她像位仙女。

“ 你是谁,为何这样轻薄你自己?”我问她道,她仍然抱着我的脖子不放。

她说:“我被人轻薄惯了,还需要什么忌讳?”,看来我觉得她应该是位风尘。

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所以不知道从何说起。”,我试图摆脱开她那温柔的亲昵,我的心比平时跳快了两倍。

“你不用担心,你们男人都一样,想要得到想要的东西,却不想付账,我懂你心里在想什么,”她似乎还要说什么。她轻吻我的脸。

“你想错了,我却不这样想。我......”我实在不能告诉她我心里着一个人,我希望和她过一辈子。

“所有的一切都会,你的不是爱,而是我现在能给与你的。”她亲吻着我的眼睛,我想要挣脱时她却将我抱得更紧。

“你能给我什么?”我问她本想转移她对我的亲昵,但她依然如此,反而她在我癫痫患者如何合理饮食向她问话完了吻我的嘴,她实在是太突然了,我的心像要被熔化了。

我仿佛觉得她就是我心里装的那个女子,她就是我心里不肯放下的女子,雪如同一个个有的萤火虫,在我们的身边闪着光,我不知道是否还下着雪。

然而我和其它男人一样,抗拒不了她的诱惑,我吻她,我抱紧她,我感觉自己就如一头凶猛的野兽,地享受着这个毫无反抗的俘虏。

“我不能这么做,我对不起我爱过的人”

“我违背了我的誓言,我简直和禽兽没什么两样。”

“我的爱不是那样的,我其实爱的是性?”

“绝对不是这样的,要不为何我还会在乎当初那个抛弃我的女人呢?”

“她能给我的,不就是这些吗?还犹豫什么,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!?”

“你还是你吗?你想乘人之危,你竟然那样低俗。”

“是她自愿的,我没有强迫她,她一定也渴望极了。”

“你现在怎么变得那么无耻啊,赶快放开你的臭嘴和手吧!”

我拼命摆脱开她,我转过身,我实在没有颜面正视她。我的心里翻涌起了往事,它想硫酸一样,腐烂着我新鲜天真的心。

“你还需要自责吗?你刚才不是做得很好吗?赶快搂紧我,珍惜这个良夜宵。”她的话浮在我的耳边,久久不散。她用更妩媚的眼神望着我,我发现她的眼睛里装满了泪水。

我实在不敢面对她那双眼睛了,我更不敢低下头去,因为她的腰是那么纤细,她的一双美腿又是那样鲜活,仿佛弹指可破。我只好背对她。

“你不要这么对我,你还是老样子,你不知道我会很的,”她搂住我,她的声音仿若银铃。

“我不知道你,我不知道自己的样子,”我真不知道她为何要对我这样,她为何要对我这么温柔,好像我是她一癫痫病小发作频繁后果辈子也不肯忘记的爱人。

“你没听说过“银狐”的吗?我就是月色下的一只白狐,不知了你几生几世,我在雪夜里出现,前世你丢下一个温暖的酒壶救了我的命。”

“那只酒壶是我丢下的?,它又如何救了你的命?”我问她,我今生来到这个世界都变得模糊不清了。

“我是一只将要冻死的白狐,艰难的喘着气,是你经过我的面前,将你壶中的仙酒赐给了我,我本不值得你珍惜的,因为世间有无数只像我这样将要冻死的白狐。”,她说这话时不禁潸然泪下。

“我只是个凡夫俗子,根本不可能救你的命,你一定认错人了。”我安慰她道,我不,我只是个被上苍已经遗忘了的人。

“你是的,你因为我而被贬下凡间,上苍要你世间的苍凉,上苍要考验你。”,她揩了眼泪,她依偎在我的身上。

“假如我真救过你,也请你不要放在身上,我不需要你的回报,我现在要找寻我真正的幸福。”我发现我自己说这话时都已经口是心非,我发现我喜欢上她了。

“你难道现在还不明白吗?有因就有果,你不要违背天意,要不然你会很的。

”她说话的声音如此缠绵,甜如甘泉。

理智告诉我,我不相信,我感觉她在给我编故事,她目的就是要我变成一般男人那样,想要得到她却不想付账的人。

假如得到她爱她不就可以了吗?从现在开始。

可是又岂能随便,爱情不就没有了痛吗?爱情不也和吃饭一样简单了吗?

“请你不要再骗我,我不会相信你说的,你一开始就给你的故事判了死刑,我不是随便的一个人。”我虽然这样说,想想自己刚才的行为难免觉得自己很惭愧,很虚假。

“你让我的心要碎了,既然你已经那么热烈的对待我了,何必要畏畏缩缩,我能给你一切,我的身体,我的心,我的所有你都可以拿去陕西哪家治癫痫病,你何须在我的面前还伪装,我就是你的人,”她说话时像唱着一首柔和的歌。

我情不自禁,我又将她搂在怀里,我又吻着她,我感觉自己简直要和她溶为一体了,我生怕她走了,我心里想她就是我的。

可是我觉得自己是多么下贱,我简直连畜生都不如,我连做畜生的资格都没有,因为那殉情的大雁给我一个有力的证据。

我怎么能这样呢?我还不如做一条流浪的狗算了,流浪的狗也会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要求幸福和爱,而且这爱是来得这么俗,来得这么可悲。

我想要得到她,却矛盾自己为何要这样,为何要接受她的诱惑,这样做只会使我颜面丧失,如果我真是,还不如找妓女算了,就不会对她这么残酷。

我不能接受,但却摆脱不了诱惑,看来我的劣根性还不浅啊,我骂我自己,我简直要疯了。

“不要对你自己那么残酷,你应该追求你本真的心,也不要那么傻,我给你的一切都不需要你负责。你还是可以过你的,”我感觉她的话有着无穷的魔力,总会引我走向歧途。

“不!我要把我的留给未来,我要把我现在的一切留给真正属于我的那个人,我要对得起我未来的妻子,”我说这话时都感觉自己不知廉耻,我会有一个真心爱我的人吗?我就是拥有这张处男王牌可以向众人炫耀吗?我为何一开始不拒绝,当勾起她的欲望时才拒绝,看来我真是害人不浅啊,我不仅害了自己,也害了她。

现在我该怎么做,我该怎么做?我是和她一起点燃干柴烈火,还是我恪守一个人的天真。我看见了雪,看见了下着的雪,雪一落地就化了。

我挣脱他狂奔,我发誓要走出这间屋子。我不顾一切地狂奔,我还看着雪在飞,我见到了酒壶,我终于走出了雪屋,我还是继续地向前迷惘,我最终把自己弄丢了,丢失在了雪夜里,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。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umndd.com  吾爱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